半场好戏——妖精的旋律【旧文】

10年的读后感,当年不知道为啥只发了Bangumi。


说来惭愧,身为一个ACG fan(自称),居然一直没有看过这部大名鼎鼎的作品。可以说在我刚入宅的05年,在学校vod看到这部介绍就觉得很重口,不过当时没见过市面,看了点寒蝉,以为日本动画这样也很通常,就一直撂那里没看。昨天整理硬盘突然看到几个月前下的这套漫画(台版翻译成「變異體少女」),再想想自己也算是个原作党,于是就开始看了。

故事讲述地球上最近突然出现一种长角的新人类——二觭人,他们命中注定要取代人类,而旧人类自然不会束手就擒,他们很早就开始将这种人类圈养起来研究对策,但是意外还是发生,一个实力最强的二觭人——露西,从实验室中逃了出来。故事因此开始。露西因为人格转换而变成了一个人畜无害的无知少女,被一家公寓「枫庄」的主人耕太收留。而他俩其实早就见过面——八年前,正是露西杀掉了耕太的全家,而露西由于人格转换、耕太由于在这样的冲击下失忆,两人却互不相识。随着时间的推进,研究所不断派来各种人员来捉拿露西,而男主人公的记忆似乎也随时可能恢复……

可以说,整个故事在前半段张力十足,前一秒还一副主角相的谁谁,下一秒就可能变成一堆肉块,作者用这种果断,这种「杀人不眨眼」的功夫,很好地塑造出了二觭人的残忍恐怖特性;另外一方面,虽然出场人物不算很多,但是每个人都个性分明,而且几位女主人公都背负着悲惨的过去,可以说打下了一个不错的基调。但对我来说感触最深的却在于,作者笔下的女孩们那略显空洞的眼神加上大量的绯红,给人一种随便触碰就会坏掉的感觉,非常非常让人想怜惜(吐槽下,露西和娜娜变身后那御姐形象完全不喜…)。尤其是娜娜,从她一出场我就被迷倒了,她那种对父爱的渴求的感觉,实在是… 当然还有真理子,可以说,藏间和他两个女儿之间的爱恨情仇这条线,就是整部漫画最精华的部分。当真理子抓着露西爆炸之后,故事已经达到了他的最高潮(但是很可惜,作者并不这么想,所以这里渲染并不够,而且这场戏排的也不好,否则感人程度肯定可以再上升)。至此,作者成功地导演了半场好戏,如果故事在这里戛然而止(当然,如果真要这么做,得来AfterStory或者之前把二觭人和研究所那档子事儿讲清楚),那对我来说可以封神;但是很可惜作者并没有这么做。

但也许作者根本没有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,在故事的后半段剧情开始急转直下,可以说在真理子之后,作者墨迹了5、6卷,在剧情上也基本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发展了,说难听了感觉就像在骗稿费。如果说你要把二觭人的来龙去脉说清楚也不是不可以,但是用整整5卷来讲……?作者你也辛苦了。在这样苍白的故事发展下,别的一些问题开始大量暴露,比如剧情的前后不一致——比如到后来,二觭人似乎变得不再那么不可战胜,甚至某些情况下苍白无力;没错,人类方的武器是有提升,但是拜托编的圆一点,靠那样一个人都杀不死的破弹弓打二觭人,我没法接受。当然相反的,二觭人也会莫名变强,前面铺垫了那么久的触手长度,后面也不重要了,反正实在不行二觭人还会爆种嘛。比如前面伏笔的浪费,真由前面被后爸性侵犯过,而之后看到男主(被Nyu强迫)摸Nyu胸时还露出了很异样的眼神,但是后面也就这样不了了之了;真理子用自己生命换来露西的角断掉,而后面台词是「啊露西已经死了,现在她只是人畜无害的Nyu了」,但是后面露西不是随随便便又出来了?!而且角又长的更大了。最让我无语的是那个荒川(角泽的女助手,最后研发出疫苗那位),前面以为她后来必然有大作为,结果这个人整个就是一说相声的,尤其在那个岛要崩坏的时候一边逃一边和那个队长说冷笑话,完全是无厘头。再比如最后露西在地下湖碰到了角泽和那个巨型怪物,这终极对话本来可以玩的更有意思点,结果就是露西三下两下刮死那怪物,然后再刮死角泽和他那儿子(说他他儿子我又要喷了,这娃出场一共不到一话,你是来打酱油的??)…其实角泽自己并不是二觭人而仅仅是头骨异化这么好、这么讽刺的点子,我可以说我自己完全就没有想到,作者你要是好好经营一下,比如哪怕描写一下角泽知道之后那种「整个世界掉入漩涡」的感觉,相信这结局的档次至少能上两个台阶,结果这样的好包袱就这么埋没了。而男主人公(其实我觉得他根本不算主人公)在过完了属于自己的家家之后,后面的作用也虚无化,感觉就是为了结局时和露西缠绵几下而已,而且还突然变得非常中二……实话说,前面其实也算是他的线,但是风头全部被某个女儿控的大叔抢走光啊…

我个人而言,是比较讨厌剧情中出现什么新的人物,大概是一种不愿意接受改变的心理作祟;但是很明显对于一部作品,应该不断有新鲜血液加入,作者逐渐维护一个更大的人物关系交织的网,故事的格局才会因此而变大,而不是只有三四个人自己的过家家,尤其是对于这部张口闭口毁灭全人类的漫画来说。但是很可惜,作者显然有点小家子气了,打来打去还都是那几号人,甚至发指到真理子死了之后作者为了不浪费人设(喂),又套用模型造人造人出来。而一些新人物的出现,要么是功能性极强,要么是根本不知道他的作用,而最多的情况是直接给人作者想表达「啊,我终于编出来个新人物」的感觉。比如那第二个研究所,突然搞出来这劳什子干嘛?

到了后来另外一个问题是,读者对那些重口味的东西已经麻木,而作者反而越来越「仁慈」了。且不说战斗场面的残酷给人带来的刺激会下降很多这点,作者后来不知道是不是改信佛了,死的人越来越少,几个主人公都能在受极重伤的程度下存活,实在是太狗血,你当你是海贼王吗!不是我觉得一定要死人才能煽情,而是作者你自己拉高了读者的口味。前面坂东(就是那个SAT的暴力男)被露西整的右手断掉、双目失明的时候,你也许会有所感触;但是后来你再看到他连肠子都炸出来的时候,反而没了什么感觉;而如果看到他在故事的结尾,又走了出来的时候,你是否会掀桌呢?读者早就习惯了一会儿掉个胳膊一会儿缺根腿什么的,残肢已经不能再当成卖点了啊,作者!其实坂东的安排还算好了,至少时间上拉开了,就当是一个番外的Happy Ending;而之前的藏间为了真理子之死而拔枪自尽,结果几话之后你发现他原来被坂东救了没死成;前面男主为了挡子弹刚中枪,没几话你发现他原来只是肺穿孔;这种的才更让人有很强烈的「被耍了」的感觉。我觉得如果让我安排,结局我会安排让由香抑或真由死掉。二觭人怎么也非我族类,而且本身就是杀人机器,如果作者敢于让主角5人组中这两位完完全全的普通女孩牺牲,哪怕只是失去几个胳膊腿的话,我相信给人的冲击会猛烈得多。当然了,可以看出作者最后根本就只是想要一个大团圆结局而已,那么牺牲的只能是露西。

接下来讲一下在本篇作品里出现的两个元素——人格转换和失忆。这两个元素,可以说在各种作品中早已被用滥,其原因很简单:非常好用!对于编不下去的地方——玩失忆,玩分裂!简直是居家旅行杀人越货必备良品。如果你不是写搞笑作品,对于这两项你应该非常谨慎的使用,用好了是增加戏剧性,用不好了——那就是都合主义了,怎么方便怎么编。对于本部作品,可以说先天底子不错,一个变种人,玩玩分裂也无可厚非;男主受到那么大冲击失忆了也可以理解嘛。而且作者一开始还是很谨慎的,有人来抓我了我就是露西,平时我就是Nyu陪男主过家家,不是没有违和,但是可以接受。但是后来呢?当你看到露西可以在子弹射到肉里的时候紧急变身,将子弹弹出的时候,我想不用我再多评论。关于失忆这点本来没什么好说的,不过我想说些别的地方的一些所谓「主动失忆」:比如真由看到露西大战娜娜,她却认为那都是看错了,来自我麻痹;而男主一直中二地叫「Nyu没有杀人」,甚至完全不会有一丝怀疑,我也没什么话好说了。

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命题是于二觭人定位的思考。对于这样注定要取代新人类的物种,我们应该赶尽杀绝,还是和平共处? 抑或,就干脆被他们征服?作者没有明确给出答案,但是我个人感觉作者倾向于赶尽杀绝——首先,在他的笔下,二觭人被塑造了一个无差别杀人的残忍性格,最大的表现还不在什么三岁就会杀人这些描述上,而在于经常发生的一种场景:前一秒二觭人还在和你交谈,似乎也没有话不投机,结果下一秒你的你已经身首分离。根本就搞不清你为啥就死了。这种杀人的随意性,实在是让人类很难以接受这样的物种。当然,作者也是有对他们的怜悯的,但多建立在几个特定的角色之上,对于整个群体而言,作者并未流露出太多的感情。

最后,还有些乱七八糟的感想,不单独成章了。作者的画风可以说在第一卷时惨不忍睹,尤其是人物的脖子——每个人都向前伸着脖子的诡异模样,太惊悚了… 幸亏后面有很大改善,从第二卷之后基本就不会关心这个问题了。作品名称叫作「妖精的旋律」,在最后时刻露西死前唱了望美交她的歌,也算是点了题。不过看到那时候我一是已经很困,而是已经被后半段白开水的剧情摧残的不行了,也没剩下多少感触就是了…作者之前还画过一个同名读切(一话完),而且是他的处女作,也有一并收录在单行本之中,不过那画风,那剧情,我觉得还是不提也罢…刚翻看百度百科,看到这么一条:「在漫画原作中,旺太的小狗姿态只是伪装,其实它是拥有不死之身的生命体」……我的妈呀居然还有这么一出,我居然一直没想到……难怪那狗N次都没死……不过这种设定有意义吗?!莫非作者在玩票?另外这狗和露西小时候那条是一条吗………?嘛不管了不管了。

总体而言,虽然只是半场好戏,但是这依然是部不错的作品,评分的话7星吧。有人总吐槽说我写的读后感多半是在骂,这是实话,主要是很多时候作品的好,实在是难以用语言来描述,难免词穷;但是缺点说起来却很容易就滔滔不绝……嗯,还是那句话,大家批判地看。看动画的一些介绍,动画对本作改动比较大,而最关键的在于剧情只到前七卷,就是我所谓的「高潮」那里,说不定能拍出更好看的故事,有空找来看看。

补充几句关于真由吧。很喜欢的角色,而且其人物塑造上比起来也是比较丰满的。

只有12岁,就因为被继父虐待而离家,走时甚至连裙子都没有穿(她是在继父准备再次故技重施时逃跑的),下身穿着内裤就跑了出来。后来她碰到了从主人那里跑掉的汪太,两个相依为命,她在那个海滩边上的棚子里和汪太一起吃面包边的场景,很是温馨。而在汪太被主人要走、卖面包的店要搬走这个对她来说简直是末日一样的那个生日,她一个人在那里哭的场景,更让人难忘。还记得她刚到枫庄的时候,看到食物流下口水的那个可爱的表情。

在后来,同样是在那个棚子里,他照顾了坂东和藏间两个重要人物,和娜娜关系最好最熟悉的也是她,可以说她串起了很多重要的剧情。她也在枫庄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,我前面有说过最好剧情把她写死会加强作品的感觉,但是果然即使让我来写,我也下不了这个手。

Advertisements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